陈源初的人文主义情怀

IT生活服务资讯

2018-05-15

  踯躅花是杜鹃花的一种,但踯躅花在古代是指黄色的野生杜鹃,而通常栽培的杜鹃只有红、白、粉、紫等色,并无黄色。这种黄色的杜鹃有毒,在山上放牧的羊如果吃了它的花和叶,就会步履不稳踯躅蹒跚,故又名“羊踯躅”。即使是爱花如命的明末清初文人李渔,也不把杜鹃花放在眼里。他在《闲情偶记》中说:“杜鹃樱桃两种,花之可有可无者也。

  ”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  日前,我市全面启动第七届山西道德模范推荐工作,广大市民可以推荐身边的“平民英雄”,推选基层涌现的“凡人善举”,让身边的长治好人从幕后走到台前,为第七届山西道德模范推荐活动发现和挖掘更多的好人好事。  近年来,我市着眼于树立弘扬太行精神的时代典型,坚持不懈地开展市县乡村四级评好人、各行各业树先进、百万市民选楷模活动,仅2016年和2017年两年时间,全市就评选表彰道德模范、长治好人、当代乡贤、美德少年等各类先进典型4000人,挖掘选树出一批在全省乃至全国叫得响、传得开、立得住的先进典型。全市涌现出全国道德模范、“中国好人”52人,山西省道德典型97人,市级道德典型两万多名,以长治好人为荣、向道德模范看齐、与道德典型同行成为社会共识,“好人城市”成为长治新名片,“好人文化”成为长治城市精神新坐标。陈源初的人文主义情怀

    【生境分布】  生态环境:生于路边灌丛或溪边。野生或栽培。  资源分布:分布于河北、陕西、山东、江苏、安徽、浙江、江西、湖北、湖南、广东、广西、四川、贵州云南等地。

  同时,组织稿件在《浙报大家庭》进行制度解读、典型宣传。四是及时总结经验表彰优秀,树立尊师重教的风气。2017年8月,集团启动指导老师总结评优工作,各单位(部门)对实施一年来的指导老师工作进行了总结、自评,推荐本单位(部门)表现优秀的指导老师参加集团评优。集团成立评审小组,对推荐参评的指导老师进行集中评审,首批评选出28名优秀指导老师,给予总编辑嘉奖。

  他帮老师安炉子搬煤买菜,端水喂药揉肩;还时常背着老师去修脚;除夕晚上全家陪老师一同过年。如今老师已年过90,师生情同母子。

陈源初说我在世界上消失之前,只想在我的画布上唱几句人文的歌。

实际上陈源初的这两篇文章,第一篇是谈他对整个世界的一个情怀,人文主义的情怀。 第二篇文章,前卫艺术,个人的一种庸俗艺术的梦幻,谈他在画面的艺术本体、艺术本身的一些见解。

第一篇文章谈的对于整个世界观和人生观的时候,我觉得陈先生是思考非常多的,应该说这个文章写的是一气呵成的,思考了很多年,几十年的这样的一种表达,他表达得非常通顺。

他擅长表达,确实写得很好。 他的价值取向,他也讲到了,强调人的个体关怀,强调自由、民主、平等,还有一种体验,还有一种博爱、关怀。

完了要在自己的画面中间,我概括地讲,我看了第一篇文章,就是陈先生强烈地表达了这样一个现实世界的这样一种纷乱,社会的、政治的、暴力的,还有经济上的,甚至于陈先生在他的小画册上还讲到了,他一方面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崛起,作为一个华人感到非常鼓舞和高兴,另一方面又看到身边的这些邻居,这些美国人,一个个地没有了工作,所以还是觉得很同情,甚至于还不知所措。

所以这个时候呢,我觉得反映了陈先生非常敏感,而且非常具有同情心和关爱心,我觉得这是作为一个艺术家的一个良知,和一种真正的陈先生所推崇的这种人文艺术家的这样一种情怀。

现实世界确实是,它是很多种势力的一种博弈和斗争的结果,人类社会也是几千年就是这么走过来的。 所以陈先生想在画面中寻找一些应该说是永恒的东西,我觉得人生在走到下半段的时候,他的这种感觉应该说非常强烈。

这是我的第一个想法。 第二个就是画面本身,虽然陈先生是从建筑,早年学建筑,但是从简历上看,他到香港,到美国以前,他从小也是,十一、二岁就开始练传统的笔墨,水墨画和传统绘画,他对艺术的思考,艺术的感觉,应该说是伴随着一生的。 在这个画面中,当然他在这些年绘画的时候,他如何来绘画,我看从画面上来讲,陈先生为了追求一种永恒,同时他又在美国吸收了大量的西方的绘画,也都看到了,中国传统的东西,他从小也有。 那么如何来表达一些自己的一种人文情怀?我们看到陈先生他选择这样一种反复叠加的,各种形象资源,各种视觉经验,各种反复叠加的,有中国传统的一些绘画元素,也有西方的人物,这些模特,一些人物,这些若隐若现的人物,其实大部分都是洋人的面孔,反映了他生活的背景,同时也有他自己儿时的传统的,我们中华文化传统的文脉的这样的一些记忆。

那么这些东西,另外也有他要表达诉求的东西,是,他是悲怜的,应该也不是说,我觉得他其实也不是悲观,他是很悲怜地关注着这个世界。 我觉得陈先生的内心还是希望留给世界更加美好的东西,所以在这个音乐中间,我们刚才看到他底下展厅里面配的音乐里面,这是一种精神剔透,甚至于带着令人神往和遐想的这样一种音乐。

包括他布置的那个黑盒子,黑盒子那个房子的满天星斗,里面的一些未知数,一些神秘的这种东西,未知的这种东西。

包括他的画面中间大量的小飞鹤、鱼,海洋里面的鱼、藻,各种变体的复合的意象性的东西,我觉得他还是想去追求一种平静,一种安宁和一种令人神往的一种东西。

换句话说,希望是一种永恒的,尽管眼前的世界,尽管陈先生自己的体会是人和人、民族和民族、国家和国家之间,从古到今的互相的杀戮和纷争,但是他还是表达了,画面中体现出他还是希望追求一种向往的、神往的东西。 这个是我对陈先生的绘画解读的一种基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