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读懂马克思·院长名家谈①】一个没有“资本”的人写了《资本论》

IT生活服务资讯

2018-05-01

  【WindowsSnapshotMaker(WinSnap)软件功能】捕捉图像方式灵活,主要可以捕捉整个屏幕、活动窗口、选定区域等,图像输出方式多样,主要包括文件、剪贴板和邮件。软件具有设置捕捉前延时、自定义捕捉热键、图像文件自动按时间或模板命名、捕捉成功声音提示、预览捕捉图片、图像打印、图像水印、图像反色、图像翻转、图像旋转等功能。

  无论怎样,用心珍惜每一份倾心的遇见,用心付出每一份真情厚意,无关结果,无关回报,因为懂得善待他人,即是善待自己。  大千世界,芸芸丛生,你相遇了我,我相会了你,不曾预演,不曾邀约,只因相遇不必曾相识,相逢不必曾相知。【读懂马克思·院长名家谈①】一个没有“资本”的人写了《资本论》

  2012年以來,泰安市兩級法院認真貫徹落實上級決策部署,充分發揮刑事審判打擊職能,依法從嚴懲處傳銷犯罪活動,共受理一審組織、領導傳銷活動犯罪案件27件,審結27件,判處犯罪分子177人,其中判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16人。  2005年起,被告人李某某(係香港居民)策劃成立公司進行市場經營活動。2005年9月至2010年10月間,李某某相繼在香港、內地注冊成立了斐梵國際(亞太)有限公司、斐貝(國際)集團有限公司等多個自然人獨資或由李某某實際控制的公司。李某某通過上述公司招募、組織人員通過網絡店鋪,以銷售美體內衣、健康食品、護膚品、日用品的名義從事傳銷活動。

  5月5日电据GoodFood网报道,4月5日星期三,一场旨在选出世界50家最佳餐厅的活动将在墨尔本举行。

    “人不是因为伟大才善梦,而是因为善梦才伟大”,则是钟扬的人生信念,更是钟扬的奉献守则。

  在1867年出版的《资本论》第一卷中,马克思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资本来到世间,从头到脚,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。 ”  没有“钱途”的儿子  马克思的母亲罕利达·普勒斯堡,一个普通的荷兰女性,也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。 她非常疼爱自己的孩子,但她似乎更关心的是儿子卡尔·马克思的“前途”。 即使到了晚年,她还伤心而又惋惜地说,如果马克思能够给自己弄到一大笔资本,而不是写出一大部论资本的书,那该有多好啊!可惜的是,直到1863年马克思的母亲去世,她也没有等来儿子的这部大书于4年后问世。 不过,令马克思和母亲都没有想到的是,一百多年后在2008年来势汹汹的世界金融危机中,就连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银行家和经理们也不得不读《资本论》。   晚年饱受穷病折磨,女儿们没钱买衣服被迫“宅”家里  马克思从事《资本论》的研究和写作,前后长达40年之久。 马克思撰写《资本论》之艰难,还在于马克思极度贫困的生活状态。 步入中年的马克思,在伦敦全身心地投入《资本论》写作,但他的贫困则日甚一日。

从1850年开始,马克思就处在穷困潦倒之中,一直与面包房、店主、牛奶铺、菜铺、煤铺、疾病等“敌对的力量”斗争。 有一段时间,马克思甚至想丢下工作去欧洲大陆想办法借点钱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还是恩格斯,一笔笔地汇钱来帮助马克思解决燃眉之急。

  晚年的马克思一直在生病:除了旧疾肝病复发外,又添加了使他痛苦多年的痈和疖子。 在毫无出路的情况下,他的家庭又出现了新的危险:从小在物质生活方面无忧无虑的马克思夫人支持不住而病倒了,她不止一次地祈求死亡早点降临到自己和孩子们的身上。 女儿们因没有鞋子和衣服穿而不得不呆在家里,当她们的女伴为这一年世界博览会举办而高兴时,她们却担心有人到家里来作客会出洋相。 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,他的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先后夭折了。   靠典当维持生活,曾想砍掉自己的大拇指  饥饿贫困和家务琐事困扰着马克思,使他的心情愤怒烦躁,无法集中精力和智慧进行理论创作。

1865年7月,他给恩格斯的信中这样描述写作《资本论》时的生活与心情:“我已经有两个月完全靠典当维持生活,愈来愈多的而且一天比一天更难受的要求纠缠着我……整个这段时间我连一文钱也不能挣……我诚心告诉你,我与其写这封信给你,还不如砍掉自己的大拇指。

半辈子依靠别人,一想起这一点,简直使人感到绝望。

这时唯一使我挺起身来的,就是我意识到我们两人从事着一个合伙的事业,而我则把自己的时间用于这个事业的理论方面和党的方面……即使单纯从商人的观点来看,纯粹无产者的生活方式在目前也是不适宜的”。

  《资本论》是伟大友谊的结晶  马克思之所以能够给世人留下《资本论》这部伟大经典,就在于革命战友的无私支援和温馨鼓励。 马克思曾准备带着妻子和小女儿搬到贫民窟居住。 恩格斯给马克思弄到100英镑,从而使马克思勉强地熬过了1863年。 可是,这年年底马克思的母亲去世了。

又过了五个月,老朋友沃尔弗去世了。

在去世前,沃尔弗从父亲那里接受了一笔遗产,并立下遗嘱,将八九百英镑赠送给马克思。 这是他对马克思的最后一次友好的关怀。

沃尔弗的这个决定极大地减轻了马克思的经济压力,可以全身心投入到《资本论》的写作和出版工作中去了。 在《资本论》第一卷出版时,马克思把这部经典著作献给了沃尔弗。

这是他们友谊的象征,更是为了难以忘却的纪念。 (作者林建华,系北京外国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、教授)  版权与免责声明:本网所有内容,凡注明"来源:江海明珠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于江海明珠网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、发表。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江海明珠网"。

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江海明珠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